简体版 | 浏览旧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发往世界83个国家和地区
首页 >> 人物聚焦

风雨人生绘侨心——追思集美侨校教师邓永强

点击次数:1074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23

□王起鹍



        一生奉献于教育事业,培养桃李满天下。2016年9月22日凌晨,一颗侨心停止了跳动,邓永强老师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海内外学子无不痛心惋惜,感恩追忆邓老师教书育人的质朴情怀……



侨生一片爱国心


        邓永强老师1936年出生于印尼雅加达。学习成绩优异的他每到国庆节,都被学校选派到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协助接待前来参加国庆招待会的印尼国家政府要员、各国使节及各界贵宾。1954年4月,举世闻名的“亚非会议”在印尼万隆召开,当周恩来总理坐着飘扬五星红旗的总统专车前来参加会议时,邓永强等华侨学生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车队。当时的场面给邓永强留下难忘的印象,为中国的伟大,为中国领导人的风采感到无比光荣和骄傲,立志将来回国深造,为祖国服务。
  1957年11月邓永强毅然决定回国,1958年从广州侨校考上厦门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1962年9月,他正式走上讲台,在集美侨校高三和大学先修班开始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如一日,为培养一批批的归侨学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少来自华侨农场、原来学业基础薄弱的归侨学生在他的悉心辅导下,都如愿考上了知名大学。由于教学成绩突出,上世纪八十年代,邓永强先后被评为全国、省、市侨务系统和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获首届“嘉庚奖教金”。连续当选为第六、七、八届厦门市政协委员,及多届厦门市侨联委员。

 


风雨人生报国路


        1957年11月13日,邓永强告别父母双亲,搭乘“芝万宜”号客轮,从印尼首都雅加达抵达广东保安港(现深圳)。走出船舱,他仰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耳边听到的是雄壮的《歌唱祖国》,刹那间,他禁不住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心里一遍又一遍呼唤着:祖国,我回来了!

 


1983年摄于集美侨校,邓永强(中排左一)


  1958年,他从广州华侨补习学校考入厦门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同班居然还有来自印尼、泰国、越南、柬埔寨等国的归国侨生,都是凭着爱国之心,抛弃国外优越的生活环境,毅然回国。他记得在一次学生座谈会上,一位来自印尼万隆的女同学说,“我明知回国后的物质条件肯定远不如国外,但我认定物质上的不足可以从精神上得到弥补。”另一位来自泰国的同学深情地说:“有志气的儿女决不嫌娘穷。”这些侨生的肺腑之言在他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当年的这些归侨大学生,在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中,就好像初长成的禾苗,经过祖国母亲阳光雨露的滋润养育,不断茁壮成长。同班侨生中,有的当了外交官,有的成了翻译家、国家谈判专家,有的还被派驻国外的使领馆,还有的成为国企高级职员……而邓永强厦门大学毕业后,根据国外父母兄长期望留在厦门,为教育事业服务,决心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祖国的教育事业。他在给系党总支书记的报告中写到“……我一直把当教师看成一种最神圣的职业。我盼望着当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毕业后,邓永强分配到集美华侨补习学校,站在祖国教育事业的第一线,为把广大归国侨生培养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栋梁之材而奋斗终身。
  他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党和祖国哺育了我们一代代的侨生,我们更应该以报效之心回馈社会,回馈国家,将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给伟大祖国的现代化建设。

 


侨心绘制侨生情


        邓永强老师身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致公党党员,在他有生之年发挥余热,做了许多力所能及的工作。1996年退休,他仍担任学校离退休协会副会长、市印联会常务理事、集美侨校校友总会常务理事等职,凡事尽心尽责。可谓老骥伏枥,耕耘不止。

 


邓永强老师(中排左三)


  邓永强的学生遍及海内外,与学生感情很深。隔三差五总有不同时期的学生成群结队登门看望慰问。师生相聚有说不尽的话语,侨生们回国后风风雨雨的回忆和峥嵘岁月的感悟,都刻上了浓浓的归侨情、师生谊。今年5月中旬,集美侨校复办后首届文科一班的十几位学生,相约从加拿大、澳大利亚、香港和全国各地专程回到厦门看望他们一直挂念着的邓老师,令老人家忘记了身上的病痛,与眼前这些年过半百的“老学生们”抚今追昔如数家珍,开心不已。同学们还录下他打着节拍唱印尼歌曲的场景。谁曾想,这竟是邓老师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视频。
  在9月24日邓永强老师的告别仪式上,来了不少他当年的学生,其中有好些人是专程从香港、福州、龙岩、泉州等地赶来的。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工作的学生庄元元发来悼文:教我劬劳,育我尽瘁;蒙诲之恩,昊天罔极;桃李满园,凭吊云集;斯化如兹,含笑本归。中国五矿唐义民写到:我最敬重的邓老师,隔着千山万水,没能赶去向您鞠躬,在您西行远去之时道声平安!您的音容笑貌、高风亮节早已铭记心间,永远留存。加拿大苏丽蓉感伤:哀伤泪颜,悼念吾师,恩师行好,师诲铭心……几位在北京工作的归侨学生感念邓老师的培育之恩,特意呈请中国侨联主席林军致送“爱国敬业,风范永垂”花圈,为这位普通归侨教师敬上莫大的荣誉。

 


追思

 


师恩难以忘怀

 

        我们的英语老师邓永强老先生走了,永远地走了。遗留给我们的是对邓老师的回忆和怀念。30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早已忘却,但邓老师为我们留下的印象,是难以忘怀的。
  我的小学、中学初中时代正值文革时期,学生多半没能好好读书。文革之后,因侨眷之故,我才能来侨校学习,进入以英语主修的文科一班。邓永强老师是侨校英语名师,能得到他的指导和教育,十分难得,是我等同学之幸运。邓老师教育的成功在于他多年教学经验,丰富的知识及其人格魅力。他严于律己,处处表率垂范。
  至今犹记得老师的几点教学方法让我受益匪浅。一,他有教学大纲和计划,谋全篇,布全局。二,他注重教学效果,因材施教,循循善诱。三,善用考试方法,严格要求学生,考后必做评讲,批改作业认真细致,对于学生学习存在的毛病逐一指正,从不敷衍了事。四,不时开展比赛,是当年激励学生学习,提高学生成绩的良招。五,邓老师以乐观豁达的精神,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呕心沥血,废寝忘食。邓老师为抓好教学质量,费尽心思。我现在想来惊诧于邓老师之过人精力,对工作一丝不苟。他对教育的一腔热忱,对待学生总是诲人不倦。
  为纪念邓老师,追思其在天之灵。我将我的追忆和思想,一条一条罗列在一起。我愚钝又寡识,“生蓬户之侧陋兮,不闲习于文符。不见图画之妙像兮,不闻先哲之典谟”之故。今忝作此文,聊以敬承所托,寄以哀思,感念先师教我之情

———庄元元 写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

 


缅怀恩师一路走好

 

        哀哉,吾师邓公永强与世长辞。吾等学辈悲痛万分,言语难表哀伤。泪洗脸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学生日夜诚心祈祷神灵庇佑吾师归天路程,恩师行好。
  忆当年,往事历历在目,恩师音容犹现。您爱惜华侨子弟犹如爱惜自己子女一般。既是老师又如兄长,看顾我们,鼓励我们,关心我们的学业,我们的生活,问寒问暖。常把一些没回家过节假日的学生叫到自己家里过节,为人很亲切。
  记得当年,师母身患重病,急须治疗,家中子女尚幼。您一边要照顾家人,另一方面身任重担。负责文一班英语科教学,体力常常透支,同学们看了都心疼。
  当时国家经济政策刚开放,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大量的英语人才,任重道远。凭着爱国的赤胆忠心,用自己的青春、智慧、力量献给了祖国的教育事业。在教学过程中要求学生打好基础知识,扎扎实实,稳步渐进为宗旨,要求学生熟透课本知识,在批改卷子时,您从不敷衍草率,采用循循善诱、由浅入深、生动活泼的教学方法。
  您献出了宝贵的青春,用赤胆忠心谱写了感人的篇章,祖国不会忘记您。您是祖国的好男儿,晚辈的楷模。您走好,恩师。我们将永远怀念您

———苏丽蓉写于加拿大

 


音容犹存铭记于心

 

        9月22日凌晨,我们敬爱的邓永强老师与我们不辞而别。噩耗传来,让我在睡梦中惊醒,不知不觉泪如雨下,心如刀割,我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往日在侨校时邓老师的谆谆教诲不断在耳边回响,邓老师的音容依然历历在目,在侨校的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放,想到在侨校那段至今难于忘怀的时光以及邓老师的点点滴滴。
  1980年的秋天,我作为复读生从理工班转到文一班备战高考,对邓老师的名望及敬业精神早有耳闻。第一节课铃声响起时,一位身高约1.6米、前额发光、红光满面、面带笑容的老师双手捧着一大堆复习资料走进教室时,原来有些嘈杂的教室顿然安静下来,平常调皮捣蛋的我也收敛起来。原来这就是大家传颂中的邓老师。老师一句“Good Morning,Class!”让之前还有点严肃的课堂出现了一些活泼的气氛。邓老师时而读课文、时而讲解语法、时而提问,循序渐进地带领我们领悟课文,让我们不敢有一丝的走神。风趣优雅的邓老师,把课上得生动又有趣,也会根据不同学生提出不同的要求,因材施教、因人施教。令人难忘的便是邓老师教会了我许多英文歌曲,“Roar your boat”、“Jingle bell”、“Al lange sigh”等至今耳熟能详的英文歌,不但提高了我学习英语的兴趣,也增强了我的英语听读能力,更让我爱上了英语学习。
  邓老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子女看待,对我们呵护有加。每当过年过节,我和一些家庭比较贫困的人都会在学校过节度假,邓老师夫妇知道后都会邀请我们到他家去一起过节,感受家庭的温暖。还记得那时少不更事的我有一次利用晚自修时间偷懒跑到宿舍抽烟,邓老师发现后非但没有责怪还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现在是学习阶段,不应该沾染这些坏习惯,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老师、对得起你们父母、对得起国家。”自此以后,我每当有偷懒的念头,都会想起邓老师的这一席话,生怕再有愧于邓老师的良苦用心。
  转眼来到了1981年的高考,大家都在紧张地准备高考。邓老师拼命地给我们减压,同时,分析前几年高考的命题规律,为我们把复习范围缩小。考试当天,当我打开试卷做题时,发现许多题都是邓老师在考前给我们做的,心里即刻释然,我很坦然地做完了试卷,心中充满了喜悦,对邓老师的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那年高考放榜时,文一班有50%的同学考上师范以上的大学,其中不乏英语成绩在80分以上的同学考上了高等学府,有些未能如意考上大学的同学也成为工作岗位中的佼佼者。这些都得益于邓老师的培养和熏陶,离不开恩师孜孜不倦的教诲。
  时光飞逝,我们都到了知天命之年了,特别怀念在侨校的日子和邓老师的恩情。今天,桃李满园的邓老师离开了我们,邓老师,你走好,在另一个世界里你还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可爱、那么的亲切。我们会永远牢记你的教诲,永远以您为榜样

———刘俊杰写于深圳

 

<body><script> <a href="https://wanwang.aliyun.com/domain/parking">link</a></body>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2006-2016 闽ICP备11019521号 CopyRight © 2006-2014 XM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中国学生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