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浏览旧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鹭风报 国内统一刊号 CN-35(Q)第003号 发往世界83个国家和地区
首页 >> 人物聚焦

美国归侨李稻葵:研究宏观政策,口述经济人生

点击次数:1021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29

 

   “能回国从事经济学研究是一种福气,因为最热闹、最集中,最能引起全球关注的社会经济变化就发生在中国。”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金融系教授李稻葵在日前获第二届“京华奖”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京华奖”是北京授予侨界人士和港澳同胞的最高荣誉。美国归侨李稻葵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经济发展模式及制度变迁研究,在财政、金融、公共住房建设等方面提供了重要决策参考。

 


亲历中国变革

 

  1980年,16岁的李稻葵到清华大学读书,是刚刚复建的清华经济系的第一届本科生。“受改革开放热潮所激励,80年代对于当时选择经济学的我们来说是个激昂的时代。”
  但是,李稻葵坦言,改革开放大背景下,要为中国经济政策的科学决策服务,需要站在全球经济的视角来看中国。
  清华毕业后,李稻葵申请到美国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在他看来,世界经济就像一盘大棋,研究经济学能看到整个棋局,看各方如何落子,如何博弈。
  从哈佛毕业,纽约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和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同时邀请李稻葵担任助理教授。金融系的薪资比经济系整整高出一倍,但他执着于自己的兴趣所在,选择了密西根大学经济系。
  “是回家,也是寻根吧。”经过多年的海外漂泊,李稻葵最终还是选择回到清华园。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工作条件,当时的清华与美国高校有一定的差距。但他认为,中国在经历一场宏伟的现代化变革,可以亲身经历和观察这个时代其实非常幸运。
  李稻葵希望更多的海外人才能回国建言献策,“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那些有着深厚理论功底,掌握了一套现代经济学方法的海外经济学者,可以更好地讨论并参与经济政策的制定,研究制度转型背后的理论。”
  在担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期间,李稻葵开展了推动中关村人才特区海外人才本土化机制的研究。他建议,“吸引海外人才归国,首要的是要为其提供舒畅的工作平台,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实验室、研究中心、科研团队。其次是满足生活待遇、子女教育等条件,解决海外人才的后顾之忧。”
  李稻葵对经济形势进行了展望。在他看来,未来两三年经济形势重点取决于三大因素。一是去产能。“四大产能过剩行业如果能够退出20%生产能力的话,可能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中国有足够的基础来应对,应该不会对金融行业产生重大冲击,也不至于带来重大失业风潮。”
  二是房地产。李稻葵认为房地产过热将对经济长远发展埋下隐患,一旦形成资产结构泡沫,会对实体经济和金融行业产生一定冲击。不过,一、二线城市的限购政策陆续出台,将控制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的局面。
  三是要看能否树立一系列改革样板,启动新一轮国企改革、户籍改革等各领域的改革热情,产生新一轮的改革动力,吹起一股改革新风。

 


消灭过多选择

 

       经济学一般被认为是经世济民的学科,是面向社会、面向政府、面向决策者的学科。“事实上大家可能有误解,经济学首先是面对选择、研究选择的一门学科。经济人生,这里的‘经济’应该是个动词。”李稻葵的著名理论,是通过三个人生经历故事,来阐释三个经济学基本的道理。
       第一个故事,关键词叫消灭选择。
      “我们小的时候可能都打过架,尤其是男生。我在北京出生,可是幼儿园还没有毕业,就被送到了农村。上小学的第一天,同学们课间把我叫到了操场。我以为同学们要欢迎我,刚过去还没站稳,就有一个同学悄悄跑到我身后,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把我的裤子扒了下来,男生女生都看着我。幸好那时候没有手机,但对我而言,已经是我人生的奇耻大辱。”
       当时李稻葵的第一选择是找班主任。他向班主任告状,班主任说:“你小子真笨,连自己的裤子都保不住,还有脸找我,你靠自己吧”。然后李稻葵就回家了,他没有选择,必须靠自己。怎么做?
       “我当时想到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我要保底线,我找到我妈妈,必须给我一根绳子,把我的裤子扎得紧紧的,要保住底线。第二件事我要跑,我打不赢我要先能学会跑。学校离食堂大概有两公里,我害怕别人打我,每天放学都是第一个从课堂里跑出来,跑到食堂。第三件事我得学,我观察别的孩子们怎么打架,怎么一个打法。”
       机会来了。大概一个月以后,李稻葵的班主任老师说:“你不能够一放学就跑,你要做值日,今天跟其他几个同学一起,扫地搬桌子。”他只得留下来。“那几个同学逮着机会了,要打我一顿。我跑了一个月的步,身体也开始壮了,于是我先在课桌之间跑,跑累了,逮着一个机会,朝着一个欺负我的同学撞过去,他没防备,头撞到了课桌上,当时就流血了。我知道我闯祸了。”
       第二天,李稻葵的妈妈买了饼干,带着他到这位同学家去赔礼道歉。他第一次尝到了胜利的甜头。“我知道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敢随便欺负我了。这件事情告诉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人才能够被激发出来,才能够真正地自救。现在年轻人的问题,在我看来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太多了。”
       李稻葵的很多学生经常来问他,以后做什么,尤其是博士生。“读了博士都没想清楚未来干什么,这个有问题。我经常想,假如马云考试成绩好一点,数学灵光一点,能考上一个很好的学校,读了金融,可能就进了金融公司,就不见得要创业了吧?假如马云长得有撒贝宁一半那么帅,有可能到电视台当主持人了,也不创业了。所以马云也好,刘强东也罢,他们往往是被动地消灭了很多选择,背水一战。”
       这是李稻葵想分享的第一个道理——人们要做的,是尽快地找到自己的未来发展大方向,在这个大方向上消灭选择。在大方向明确、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人突然会发现自己的能量、自己的才智比想象的高,能干成很多自己以前认为干不成的事情。

 


关注自身投资

 

       第二个故事 ,是关于投资自己。
      “1992年我博士毕业找工作,第一个去面试的学校是纽约大学,面试成功以后不久,另一所大学,密歇根大学经济系,很快也给我打电话,要请我去经济系工作。于是我就碰到了一个选择的问题,纽约大学金融系,就在华尔街隔壁,金融研究水平非常高,而且工资整整是密歇根大学的两倍,怎么办?纽约大学的系主任,碰巧是我博士期间一个同学的父亲,所以说话也比较直接:我给你付的工资是别人的两倍,我不想用我的高工资,补贴经济学研究,所以别搞你的中国经济研究了。”
       这句话在李稻葵脑子里反复回响。当年他出国,选了经济学,关心的是中国的问题,想的是中国的事情。“如果我去了纽约大学,只让我研究金融的问题,跟中国不直接搭界,我的未来会是怎么样呢?我会高兴吗?想到这儿,我义无反顾,决定去密歇根大学经济系。”
       用经济学的道理来讲,李稻葵想的是未来,想的是所谓的人力资本。这里的人力资本,就是他未来获得幸福、获得快乐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不用买股票,不用买房子,已经有了一个大筹码,就是自己。你自己是这只股票的公司CEO、董事长,你的老师、你的父母、你的同学,都是你的持股者,只不过你是大股东。所以你的主要任务,应该是如何做好现在,如何让未来更加快乐。”
       在美国的经历,让李稻葵获得了工作、锻炼的机会,认识了很多跟他想法相近的年轻人,有很多导师来指导他。“请关注你个人的人力资本,你自己就是一个上市公司,你的未来取决于你今天的决策,取决于你今天的努力。”

 


经营圈子人脉


       第三个故事,关键词叫圈子。
       李稻葵有一位朋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出国,在波士顿上大学。“他早就想清楚要搞金融了,他本身是学外语的,他的学校也不是所谓的名校,他怎么能够进入金融这个圈子呢?”
       每一个周末,这位朋友都坐着公共汽车去波士顿。美国的公共汽车,不是五分钟一班,是一小时一班,所以需要背着干粮,带着面包、可乐、牛奶,一去就是一天。
       “他去波士顿的金融街,那里有很多基金公司的办公室,还有很多投资银行分部的办公室。他就去大厅里看各个公司的门板,记下来这些公司的负责人,他们的名字以及部门是什么。之后就找到这些公司的总机电话,打电话过去,说我要跟史密斯先生谈一谈,他是某某部门的。总机的接线员一听,这位男士可能是个业务伙伴,放进去吧。通过这种方式,这位朋友跟一家华尔街在波士顿的分公司取得了联系。”
       李稻葵的朋友先在这家公司做实习生,再过五六年,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最后成为一个全球三大投资银行之一的亚太部总管,现在已经下海创业,办了自己的私募股权基金。
       圈子很关键。“在经济学中我们称之为:外部性、外溢性,就是每一个能干的人、每一个大公司,都会给周边的人带来正向的帮助。哪怕基础低一点,无所谓,只要进入这个圈子,就会不断地往上走。经过努力,你成功了,你有名了。人才的成长都是集团性的。单打独斗不流行了。”
       三个经济学基本的道理,讲述了人如何经营自己,融入社会经济生活。李稻葵认为,经济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改善社会大众福利。(综合《央视财经》、《中国新闻网》报道)

 

<body><script> <a href="https://wanwang.aliyun.com/domain/parking">link</a></body>
版权所有© 厦门鹭风报社 2006-2016 闽ICP备11019521号 CopyRight © 2006-2014 XM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市新华路78号华建大厦7楼鹭风报社 邮编:361003
中国学生超市